第两百二十三章 大军改

作者:官笙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极品医神闪婚缠情成殇人生三十七分生日月永在足球符咒系统皇上,本宫很会撩无双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爱尚小说网 www.23xsw.net ,最快更新宋时风流最新章节!

    章惇等人忙着处理政务,‘新政’即将颁布,尤其是开封府,作为第一个试验区,朝廷上下都异常重视,紧盯不放。

    实则上,到了现在,不论是青瓦房的人,还是政事堂,亦或者六部三寺等等,基本上都已经明白,宫里那位官家,没有全面复起新法的意思,他采取的还是审慎的态度。

    从开封府作为试验,就可想而知。

    这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旧党’的忧虑与攻讦,苏颂能够放过兵部与枢密院的联合上书的‘军队改制方略’,也有这个原因。

    但不论如何,苏颂放过了这道‘方略’,就意味着态度的转变,他不会在继续阻止军队的改制,对青瓦房的动作或许不会支持,但也不会公然反对。

    青瓦房几乎承担这所有‘新法、新政’事宜,青瓦房除了章惇与蔡卞外,权力,人数在急速扩大,不止是增加了六部的‘派员’,也在六部派遣了‘给事’,以监察,监督六部的执行情况。

    并且,政事堂成员直接‘联系’六部,比如,苏颂联系工部、礼部,章惇联系吏部、户部,蔡卞联系兵部,刑部,外加开封府。

    大宋朝廷的集权行动,在进一步推进。

    朝廷这边的动作没有停,赵煦一样的连轴转,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了解,推动。

    在朝廷的大政计划之外,赵煦也有他的‘小计划’。

    即便再忙,赵煦还是抽空去庆寿殿,陪朱太妃吃顿饭,顺便观察一下赵佶。

    这个小混蛋到底已经十岁,清楚被贬为庶人意味着什么。看到赵煦,也没了往日的调皮,闷闷不乐坐在餐桌上,小口小口,异常乖巧的吃饭。

    朱太妃心疼坏了,可又不敢跟赵煦提什么,只能尽心的照顾着。

    赵煦神色不动,尽管这样的处置过于严厉,心狠了一些,但希望对这个小混蛋能有所作用,不至于走上歧途。

    他其实不担心赵佶像历史上那么混蛋,做那亡国之君,真正担心的,是这小混蛋将来会闯出连他都保不了的大祸。

    从拿着几万钱当街羞辱一个商户就有了这种苗头。

    赵煦没有理赵佶,见赵似也默然不语,情知这件事给他打击不小,心里若有所思。

    等吃完饭,朱太妃第一个将赵佶送走,刚回来就听到了令她心里一跳的话

    赵煦:“十三弟,跟我出去走走。”

    朱太妃神色动了下,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赵幼娥眨着眼看赵煦,抿着小嘴,小心翼翼的藏着畏惧。

    赵似有些害怕,慢慢起身,跟在赵煦身后。

    赵煦暗自叹气,出了庆寿殿,走了几步,这才道:“是不是觉得朕太狠了?”

    赵似悄悄看着赵煦的侧脸,低声道:“不是。”

    赵煦哦一声,转头看向他,笑着道:“那你们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赵似紧绷着小脸,犹豫好久,道:“十一哥确实有错。”

    赵煦见他不肯说真心话,也不为难他,道:“十一,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你记住我的话,只要你不犯什么大错,朕在一日,你便一日无忧。”

    赵似仰着脸,可能有些不太明白这些话的含义,愣愣的点头。

    赵煦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道:“回去让小娘不要担心。”

    他这些话,不止是说给赵似听的,也说给朱太妃,或许还有更多的人。

    赵似这次懂了,一丝不苟的行礼道:“赵似告退。”

    赵煦目送他离去,慢慢走回福宁殿。

    陈皮跟在一旁,没敢说话。

    官家将遂宁郡王贬为庶人,宫内的三个女主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宫女黄门私底下的议论不少,宫外关于‘官家刻薄’、‘冷漠无情’的流言蜚语是此起彼伏,暗潮涌动。

    又过了两天,赵煦在垂拱殿内,与许将,章楶讨论着北方军队的改革事宜。

    许将作为兵部尚书,抬手说话道:“官家,枢密院与兵部计划,将北方各路,设置为两个战区,对夏、对辽,各设三个经略,三个总管,军队总数为十二万。并设新兵训练营三处,对厢军,番军等进行训练,删减,将他们转化为预备役,平时劳作,战时招募,可战军队,总数可达三十万”

    赵煦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许将继续说道:“现在北方各路有些混杂,想要梳理清楚至少需要半年时间。兵部已经在遴选新得军队驻地,清退各种复杂的关系,尽力的脱离地方,专于战事”

    宋朝的军队是极其复杂的,不止制度横亘交错,还与地方权力错杂,勾连不清,相互制衡,这也是****,战力低下的原因之一。

    赵煦听懂了许将的话外之音,开口道:“军队离不开地方的支持,北方各路是路中有路,做事的不多,相互推诿的倒是不少。朕已经与政事堂在商议,准备派遣几个大臣,总理一路或者几路的政务,梳理其中的权职关系,以加强对军队,边境的支持”

    现在打仗,打的是人口,打的是后勤支撑,如果各路人口低下,没了支持,那败北几乎是指日可待。

    章楶听着,神色不动,忽然道:“陛下,臣认为,军、政需要严格分清,理顺其中的权职关系,明确责任与义务,并且要强调相互支撑的关系,一旦出现任何差错,应该严肃,严厉问责,决不可拖泥带水,更不能和稀泥,或者各打五十大板。”

    赵煦身体陡然坐直,神色微肃,双眼睁大认真的看向章楶。

    这位老大人极其熟悉边疆,对很多事情见解独到,洞若观火,尤其是这个提醒,令赵煦心头大震。

    他记得,历史上满清之所以能入关,就是因为内讧,辽东督师、经略与巡抚,各将帅之间,总是勾心斗角,争来争去,明廷采取的是和稀泥的态度,最终战局是一败再败,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山海关!

    满清入关,就差了这么个山海关!

    他的大宋,绝不能出现这种情况!

    赵煦果断的看着章楶,许将两人,沉声道:“具体的权职,责任,义务关系,枢密院与政事堂共议,一定要严厉,清清楚楚。谁胆敢在这般军国大事上私心作祟,误我大事,朕决不轻饶!”

    章楶听着,暗自松口气,抬手道:“臣领旨!”

    赵煦犹自不放心,道:“具体的经略,总管人选要尽快定下来。总理的人选,政事堂也要快,军队的改革,要快更要稳。朕知道,军中有很多的勋贵公卿,官宦子弟,还有太多的世袭的,枢密院与兵部要联合出新的军法,新兵训练营要用起来,对于凡是不合格的,有问题的,一律清退,绝不能宽宥半点!有什么麻烦,尽管推给朕,在涉及军改的问题上,任何人胆敢拦路,敷衍塞责,拖延误事,都决不轻饶!”

    “臣领旨。”许将,章楶齐齐抬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